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穗生《铁警专题集邮》博客

个人藏品背景资料介绍及成长历程中的轶事、见闻、感想与杂谈

 
 
 

日志

 
 
关于我

从业已超过42年的退休铁警。酷爱集邮与书法。曾任广州市邮协理事和区邮协常务理事。与港、台和多国有邮友交往。主集世界名人、异形邮票和名人签名邮品。除烟酒外无不良嗜好。偏好旅游、摄影和扑克牌收藏。

网易考拉推荐

武汉之行随笔(一)  

2012-11-20 20:32:25|  分类: 旅游景点介绍及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武汉之行随笔(一) - 穗生 - 穗生《铁警专题集邮》博客武汉之行随笔(一) - 穗生 - 穗生《铁警专题集邮》博客武汉之行随笔(一) - 穗生 - 穗生《铁警专题集邮》博客武汉之行随笔(一) - 穗生 - 穗生《铁警专题集邮》博客武汉之行随笔(一) - 穗生 - 穗生《铁警专题集邮》博客武汉之行随笔(一) - 穗生 - 穗生《铁警专题集邮》博客
       本月12日,本人一年一度的公休假正式开始了。假期连未来几个周末都算上去共20天。往年每当我公休时太太总难能与我一起远足消遣。那时女儿还在外地工作,我俩要一同出游是绝对不可以的,因为家里养有两只淘气地“叭儿狗”、一只鹦鹉和一缸观赏鱼,加上还要不时应付来自单位或小区突如其来的婆妈事,故家中必须留守一人。

前年女儿回广州自己开了一家小型室内装修公司,太太也满55岁退休了。按理说夫妻俩应该可以联合远征了。不过还是不行,因为老娘儿们原来是搞物业的,故刚办完手续单位便以工作衔接和带新手为由,硬是以每月两千元的代价把她给留了下来,直到是年满57岁才开了放行条(早前某主管处级领导还曾以再加薪一千元让她留下)。

就这样,“小两口”(老爸老妈还健在)经过两天的网搜及周密筹划,终于选址武汉并发誓要潇潇洒洒地耍一回。13号下午,两人挽手并肩地搭地铁到位于番禺区的广州南站后,斥资930大元买了两张第二天中午11:03的高铁二等舱票。当晚又恐博友们几日不见新帖引发遐想而在自己的博客上贴出了一则简短地“安民告示”。

14日上午,已完全准备就绪的我们终于踏上了异地休闲之路。下午15:51分,列车准时抵达了武汉(高铁)车站。由于车站在郊区很少公交车,故出站后只能又等侯一个多小时才搭上一辆高铁专线大巴。45分钟后抵达汉口汽车客运站。下车后手上攥着一张“7”字旅业会员卡找到一家连锁店,指望能得到住宿优惠。结果事与愿违。

好在车站附近满是招揽旅游住宿的业主或皮条客。很快我们就以100元/天的价格住进了一家可上网的高尚小区高层公寓,从而宣告了我博客“告示”的终结。经简单安顿和梳洗打扮后,两个人饥肠辘辘地向包租婆讨教美食的去处。答称“几琴该”便是。两人随即来到汉口火车站旁的公交站,于站牌上查找38路公交车可抵达的“几琴该”。

由于当时我们已饥不可耐,并没让包租婆写下地址。结果在站牌上找到38路车后却半个钟都未发现“几琴该”几个字。无奈便操着半桶水的湖北话向一旁守报摊的大娘鹦鹉学舌地咨询并弄明白了原来“几琴该”即是“吉庆街”。本欲再往下细问,不虞恰好一辆十分臃肿的38路靠站,只好马不停蹄地挤将上去,尔后再向开车的男性司机打听。

好家伙,当我刚用娴熟地“国语”向男司机询问到“吉庆街”应该在哪个站下车的话还没说完,只见司机用右手向后一辉夹着粗声大气地回答:“达直楼霞”。这个“霞”字我明白是“下”的意思;挥手是让我向后走;可这“达直楼”又怎么解释???反正到头来我还没听明白就一愣一愣翻着白眼地被后上车的人给挤到了车尾。

没办法,“小两口”只好兵分两路各自向身边的男女老少们求教。结果像中了“六合彩”一样,但凡被我们问及“达直楼”的尽是些刚下火车来自神州八方的“外来客”,回应不是吐舌微笑便是摇头晃脑。正当我俩左右为难之时,一位端坐单座的老大哥热心地用标准“国语”将“达直楼”进行了翻译,哦!原来是“大智路”。

接着,仁兄又自称他就在“大智路”前一站下车。我和太太便当即作出决定:紧盯着“大佬”,看他在哪里下,绝不敢怠慢。岂料这位仁兄刚说完话便倚窗埋头,不一会儿就发出了微弱地鼾声,一站又一站却始终没有动弹一下。约莫40分钟后,他终于醒了过来并回头对我们道:“你们下站下车后往后走200米,右边便是吉庆街了”。

果然,我们下车后遵照仁兄的指引数着步子往后走兼向右看,很快就发现了亮透半边天的“吉庆街”(附图1、2)。走进街口放眼望去,整条街上根本不见其他勾当,眼底尽是些张灯结彩的精美酒楼食肆(图3—5)。此刻,早已饿得后脚踩前脚的我们顾不得再算计什么了,径直就朝人口最旺、吹拉弹唱卖艺人最多的“金满酒楼”(附图4)奔将过去。

来到“金满酒楼”,我俩毫不理会拉客人的点头哈腰就径直地登上二楼找了一张空席团团落座。随即要来一客手抓羊排、一条武昌鱼、一款小炒、一屉汤包和一壶小酒便推杯换盏地一通海吃,直搞到老娘儿们捂着肚子直喘气,更看得老板、侍从和左右台的食客们是目瞪口呆。何以这般?因为光一份羊排就他娘的超过了一斤份量。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